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報道
溫育青:公益是我內心深處的終極事業

發布日期:16-06-20

導讀一直以來,他以時常迸發“經典”的非常規思維而為人稱道,被長江師生廣為流傳的“因為向往大海,所以匯入長江”正是出自他的手筆。當初“文化傳薪火,實干闖未來”這句廣告在南中國敲動人心的時候,感受著共鳴的人們卻都未曾想過,這一道公益的“薪火”從此持續燃燒了17年……本期邀請長江商學院EMBA三期、CEO班首期學員溫育青先生和我們分享他的薪火情結。

薪火之路就這么走

      我經歷過當年那個非常初期的公益時代,修路建橋、興辦校舍圖書館、捐款資助偏遠山區貧困孩子等等,這樣的公益方式不能說沒有作用,應該說也是我們公益事業發展的一個必經過程,但從一開始我也常在思考,這是不是一個好的方式。

      之后不斷涌現的種種問題,印證了這一點。公益開始有了“淡旺季”,敬老院、福利院平時無人問津,節慶期間“門庭若市”;“重硬件輕軟件”普遍存在,有教室沒教師,有儀器沒人使用;還有“過把癮”的心態,缺乏長期、系統的支持等等問題,都導致了公益資源的浪費,這是我們公益事業發展的一個瓶頸。

      從當初提出“文化傳薪火”,我就給自己確定了一個很明確的思路:專注中國傳統文化領域,將老祖宗千百年留下來的優秀傳統文化和價值導向,傳承、傳播下去,哪怕只是盡一點綿薄,但日積月累,一定也是好的,薪火之路就這么走。

      為什么是這個領域,這更多是一種情懷驅動吧,冥冥中的注定。當時在一些公益媒體人的牽動之下,我們是最早一批關注國民黨抗戰老兵的人,在企業的角度,很可能是第一家。

      從老兵身上吸收到的熱血能量讓人動容,我當時想,這才是社會最需要的主流價值觀——在那個全球化背景下,改革開放后期市場經濟瘋狂發展的年代,在腳踏實地、奮勇拼搏、珍惜和感恩等等,這些珍貴品質人們開始“羞于啟齒”的時候,我突然感受到了真正的正能量——盡管當時還沒有這樣的說法。

太遲了,更應該馬上去做

      就在那樣的熱血之下,“薪火”就從愛國這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要義開始出發了。我們和南方都市報合作,開展了系列尋訪、關愛抗戰老兵的行動,不僅出報道,還出紀錄片、出書,再到后來我們又關注了遠征軍等等。持續到去年、前年,我們參與黃埔軍校建校90周年系列活動,還和《新周刊》創刊人孫冕老師(后來也成為了我們薪火公益的特聘顧問)等公益人士一起,為最后的老兵們盡自己的心意。

      在關愛老兵的十幾年過程中,與其說是做公益,不如說,是對我們內心的洗禮與救贖。關愛老兵,是一件與時間賽跑的事。每次在微博上收到孫冕老師的@,我都忍不住內心抽搐一下。從最早捐款用于改善老兵生活,到后來用于治病,最后,已經是作為殯葬經費。

      老實說,從一開始我們就聽過不少不同的聲音,“都那么老了,還有什么意義”?,F在很多人提公益效率、公益回報,但我們必須認識到,公益的效果不應以單純的“結果”或者“經濟效益”為標準——就我們這個努力而言,沒有所謂結果,但卻有著無可替代的效果和影響。

      而更關鍵的還是,這種“晚了、來不及了就算了”的思維,對整個社會各個維度而言都是一種傷害。正是因為太遲了,更應該馬上去做,不容猶豫。

      走進古籍修復這個領域,也是帶著這樣一種心情。這個領域對很多人而言都很陌生,我也不例外。在關愛老兵的過程中,我們結識了不少研究民國歷史的專家學者,包括鄧康延先生(后來也成為了薪火公益的特聘顧問),在他的引薦之下,“搶救民國文獻”(注:民國時期的報刊書籍和文獻報告等統稱民國文獻)引起了我們的關注。

這一次,搶救民國文獻

      為什么是搶救,又為什么是民國的文獻。中國自古有“紙有千壽”的說法,但不包括民國時期。當時中國的手工造紙向近代機械造紙和印刷階段過渡,造紙材料混雜,機械造紙制漿工藝落后,因此民國時期的紙張最年輕,“壽命”卻最短。用我們去南京大學圖書館學習的工作人員的說法:觸目驚心?,F在全國90%以上的民國文獻損毀嚴重,這其中既有紙張的“先天不足”也有政治社會環境下的因素,長期得不到重視。

      用不了多久,我們能看到甲骨文,能看到唐宋書畫,卻看不到民國時期的東西,這是多么荒謬的一種可能,卻是千真萬確可能發生的。據我們的了解,全國范圍內掌握民國文獻修復工藝的人只有幾十個人,而真正從事這一工作的還要更少一些。海量的珍貴文獻,微量的從業人員,用一種理想化的計算方法,這需要一千年的時間去完成,為什么說是理想化,因為那些民國文獻根本等不了多久。

      再一次和時間賽跑。這一次,我們為搶救民國文獻盡一己之綿薄。我們和南京大學圖書館合作建設的“薪火文獻修復中心”在上個月投入運行了,首期培訓班開班授課,我們看到了一些學員的修復作品,雖然只是小小的起步,卻也讓人感到激動。大家都在說工匠精神,這是真正的工匠精神,做這一行不僅是手藝人,還是文化人,儒釋道文化都要求有所學習。更困難的是,要守得住寂寞。目前行業的就業環境還很差,工資待遇職稱等方面都不足以留住人才。這需要社會各界共同的關注與推動。

薪火雖小,莫畏艱難

      在社會和時代面前,企業和人生都是渺小的。然而再渺小的微光,我也希望它能承載“薪火相傳”的力量。薪火的力量雖然微小,但不能成為我們畏難的借口,來不及的能做多少是多少;再大的領域都可以從一個區域做起;艱難的困境但求方法創新。

      今年,我首期捐款3000萬元,與廣東省青基會、梅州團市委等單位聯合搭建了一個微信助學平臺。助學,是公益慈善領域中最常見的。從更早時候捐贈學校硬件,到這幾年捐助失學青少年,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,助學是一項必須要求關注度、持續性和執行力的社會工程,一個人或一個團體的力量總是有限的。慈善事業不是靠某個人或某些人的力量,慈善也不是有錢人的專利,如何讓有限的財富發揮無限的價值,讓財富本身具有生命力和成長可能,這是需要我們去積極思考和踐行的。這種認識的變化,讓我完成了從捐助者向發起人的轉變。

      我們希望搭建一個更行之有效、符合當下的平臺。例如為了發揮“圈子”效應在公益領域的作用,我們在平臺上設置了“反哺母校”的功能,通過平臺凝聚校友的力量,形成校友公益圈。這是當代互聯網社交的理念,通過“圈子”的力量,去推廣和傳播,帶動彼此參與公益,實現微公益時代人人隨手參與公益,成為公益主角的理念。

      孩子,是文化的承接者,關系民族未來,我們希望實現助學而又不僅僅是學業本身——通過有形的資助,種下無形的善念,有朝一日每個人能將這種善念再傳遞給同樣需要幫助的人,這是向善文化的傳承,也正是薪火的真正含義。

      這是個信仰缺失的年代,這一點無法回避。對此,每一個人都負有重建的責任與義務。我們都在為各自心中的目標而奮斗,但如果只為了可以量化的目標和眼前的利益,我們的未來一定是有限的。社會是一個相生相長的生命體系,只有越來越多懂得給予的人、懂得分享的人、懂得建設的人,才能最終實現社會團體的共同收獲。

      薪火一路走來,有17年多了。薪火的軌跡絕對稱不上轟轟烈烈,卻始終是步履堅定的。我感謝在做企業、做品牌的20年時光中,有緣去遇到那些機緣巧合,有機會去發心做一些自己最想做的事。我在很多場合不止一次的說過,薪火之于我,是一種信仰的存在。公益,是我內心深處的終極事業。

來源:長江商學院校友官微

免费国产H视频在线观看86_自偷自拍亚洲综合_国产乱人伦偷精精品视频_97人妻碰碰碰久久久久禁片